一家三代从医见证医学进步 全球免签护照

发布时间:2019-05-13   来源:网络整理    
字号:

今年“五一”小长假,在义乌城西街道七一村,76岁的何燊忙着给一名慕名而来的腹外疝(小肠气)患者开药,儿子何江和媳妇则在院子里给村民义诊。此时,明媚的阳光洒落在每个角落,每处场景都像是一幅画。

送走病人,何燊开始和记者闲聊起来。他说,自己走这条路,都是受母亲张金英的熏陶。

张金英:主动当赤脚医生,背着药箱登门问诊

张金英是义乌农村最早的一批卫生技术人员,不仅肩负着城西街道七一村村民的看病任务,还要负责当时东河乡邻近村落的“接生婆”工作。

“她是1922年出生的,前年离世,享年95岁。可以说,七一村及临近各村现年40岁到60岁的村民,都是她接生的。”说起母亲,何燊倍感自豪,母亲不仅脾气好、态度好、技能好,而且从医50多年从未发生过一起医疗事故,堪称“医学奇迹”。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义乌医疗条件差,各乡卫生所条件更差,农村医疗室的条件就更不要说了。”何燊至今还清楚记得,那时村里有个人患阑尾炎急需手术,可当时义乌医疗条件最好的“义乌人民医院”却没人敢开刀。“现在,义乌所有的镇(街)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都有医生能做这个手术了。”

何燊介绍,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义乌开始推行赤脚医生制度,略懂医术的张金英主动请缨,到当时的义乌城阳医院接受短期培训后,成了东河乡七一村的赤脚医生。“当赤脚医生很辛苦,白天要参加生产队劳动,夜晚还要挑灯自学医学知识。由于贫穷落后,当时医疗设备十分简陋,除了一个药箱,几片普通的药片、一支针筒、一瓶消毒药水、一把剪刀、一个镊子、几块纱布,别的就少得可怜。”

“我母亲是个非常实在的人,在当地人缘极好,服务态度特别好。她常背着一个印有红十字的药箱,挨家挨户走访群众,村民们都很敬重她,认为她是村里的大知识分子,是救命恩人。”何燊回忆说,母亲是个称职的赤脚医生,不管深夜还是风雨交加的日子,只要有病人来叫,她就会赴诊。自己治得了就一心一意尽力治,治不了就建议送医院治,有时还亲自陪同前往。

何燊:从医50年,还奋战在治病救人第一线

1964年,何燊从义乌中学毕业后考入浙江医科大学(现为浙江大学医学院)。“在医科大学学了5年,毕业后被派到部队医院锻炼了17个月,然后被分配到磐安县大盘区卫生院当外科医生。村里人都知道我在磐安上班,会动手术,而当时义乌医院能动手术的医生几乎没有,所以经常有义乌人来磐安找我看病、动手术。”何燊说,1976年,他从磐安调到东阳(县)人民医院后,找他看病的义乌人就更多了。

“东阳人民医院的外科就是我主要参与并见证着发展起来的,当时义乌、磐安的很多外科手术,都请我来主刀。”2004年,何燊退休后被东阳人民医院返聘,一直任普外科主任至今,在民间享有“何一刀”之美誉。因技术过硬,服务态度好,何燊曾被卫生部授予全国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1987年)。

“母亲生前常常嘱咐我,给人看病是个良心买卖,可别坑人,能让人少花钱的就少花钱,治不了的别给耽误了。”何燊说,受母亲影响,他从小就立志做一名有德、有志、有爱心、不坑人、不害人、不忽悠人、不糊弄人的好医生。从医50年来,他看病的原则是,能吃药就不打针,能打小针就不打吊针。从接诊开始一直负责到病人出院,已经成了他的习惯。为了挽救更多人的生命,为更多人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76岁的他依然奋战在治病救人第一线。

“我虽长期在东阳工作,但对义乌医学的发展很清楚。自改革开放以来,义乌的医学发展真的可用‘突飞猛进’来形容,尤其是近几年来的跨越式发展,让义乌医学成了浙中地区各县(市、区)的标杆。”何燊最擅长的是医治肝胆类疾病和肝胆外科手术,他说,以前经常受邀回义乌各大医院当专家、做“主刀”,现在义乌各大医院出类拔萃的肝胆外科手术医生已大有人在。“作为一名义乌人,我很为家乡医学的快速进步感到兴奋与自豪。”

何江:再难的手术也不用跑杭州上海大医院了

“现在,义乌各医疗单位发展很快,潜力巨大,医疗体制改革力度也大,全国各地很多好医生都喜欢往义乌跑。”何江接过父亲何燊的话茬,对义乌医学的发展和成就赞不绝口。

何江毕业于温州医学院(现为温州医科大学),1994年参加工作,2012年评为主任医师。2016年3月,他和妻子(主任技师)从东阳市人民医院派遣至义乌天祥东方医院工作。“我刚大学毕业那几年,义乌各大医院还开展不了疑难复杂的大手术,病人要往杭州、上海的大医院跑。现在别说一般的手术,就连最难做的心肺大手术,义乌已有5家医院能开展了。”何江举例说,像其所在的天祥东方医院,目前已有19个专家工作室(骨科还有院士工作室),全国各地名医会聚,再难的手术也能在义乌完成。“哪怕是风险极高的手术,就算医院专家一时还把控不住,我们也可以把全国最好的医生请过来,在义乌动手术。”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