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华丰 爱养生的广州人,有潜在的危机意识(图 河北大学吧

发布时间:2019-04-05   来源:网络整理    
字号:

1992年,陈华丰来到广州开始创业。他对这个城市一直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与内地的一些城市比起来,广州更注重对传统文化的继承。广州这个城市不一样,那些传统的建筑和文化被很好地保存和传承下来。陈华丰第一次去陈家祠的时候就感觉特别亲切,一个家族可以这么完整地延续下来,体现的是长辈对后代的寄托和关怀,还有那种文化的传承都让他感动。

全国五分之一的药材是被广州人消耗掉的

广州人有一种潜在的危机意识,他们非常注重养生,防病于未然。广州人喜欢煲汤,最早是因为这里的密林里面有瘴气,需要用中草药煲一些汤来祛湿毒。现在城市开发的进程越来越快,那些传说中的热带雨林早就不见踪影,但喝汤的传统被很好被保存了下来。全国五分之一的药材都是被广州人消化掉的,就冲着这一点,陈华丰毅然南下,义无返顾地选择了广州这个城市。

陈华丰最成功的案例是医好了自己的妈妈。1989年,母亲被医院诊断为肝癌晚期,上了手术台后发现癌细胞已扩散,一刀未切又缝上了。陈华丰把母亲接回家,为她量身订做了药膳,母亲竟神奇般地痊愈了,现在老人家已八十多岁了,身体一直很好。陈华丰认真总结了自己的成功经验,研制出一种叫做“佛龙宝抗癌胶囊”的新药,在广州开办药厂,批量生产,这也成为他掘到的人生第一桶金。

广州人很阔达,容易给自己找台阶下

在广州生活二十来年,陈华丰一直不会讲粤语,但他从未感觉自己是个被排斥的外地人。他有很多广州本地的朋友,只要陈华丰在场,大家都会自觉地转讲广东普通话,因为怕他感觉不舒服。广州人很务实,从不夸夸其谈。广州有钱的人很多,但也有很多人没有钱,他们骨子里都喜欢创业,有小钱的人就卖卖水果和蔬菜,有大钱的人就卖卖房子和汽车,每个人都兢兢业业地做着自己的事情,人和人之间没有贵贱之分。广州人很“阔达”,喜欢自己跟自己较劲,但他们不会跟自己过不去,很容易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自己过得舒服就行。)

在一些内地人看来,失业好像天都要塌下来了一样,而广州人没有那么害怕失业,大把机会在等着,只要你能放得下身段调整好心态,就不愁没事做。

陈华丰有很多外国朋友,他们都很羡慕中国人:中国人生病后有两种解决方法,一种是看中医,一种是看西医。陈华丰在广州创办了两家名医养生堂,来来去去都是朋友,朋友的朋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广州人有点认死理,他们认准了一个医生,就会真诚地接纳你,把自己一家大小、亲朋的健康都交给你来管理。陈华丰最希望朋友来找他不是看病,大家喝喝茶聊聊天,开开心心吃顿饭就已经足够了。)

私人醒你

人生如车

不要到撞了后才大修

每个人就是一台车,先天的条件固然重要,关键是靠保养。我们决定不了自己是宝马还是桑塔拿,但可以通过后天的保养来提高车辆的性能。同一年出厂的车,五年以后,保养得不好,宝马也照样会趴窝;保养得好,桑塔桑也可以跑得很欢。经常开车的人都知道,人生如车,不要等到撞了以后才去大休,人的身体也一样,经常保养就会少生病。

私伙局

他的药不贵

老百姓也吃得起

@陈阿良(陈医生的朋友和铁杆粉丝)

陈博士的药都不贵,达官贵人喜欢找他看病,老百姓也吃得起他的药。找陈博士看病,讲的是“缘分”。我是这里的常客,一坐下就自己冲茶,也目睹了很多病人的悲欢离合。

私人地图

祈福药膳坊

在番禺祈福医院的二楼,药膳做得很专业,每道菜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每道菜都有相对应的功效说明,缺点是难吃,吃饭像吃药一样,还没进门,远远就闻到一股子中药味。

西关国医馆食疗居

长寿路西关国医馆的隔壁,一边是省、市、区名老中医坐镇看病,一边是通过药膳对身体进行适当调理。荔湾区的中医水平素来享有盛名,在饮食界又有“食在广州,味在西关”之说,食疗居的特点是将两者完美结合。

猎人坊

珠江新城新开的一家风情街,古香古色的建筑,里面有酒吧,有潮汕菜,还有一家专门做药膳的,名字叫做德味养生馆。

沈生汤馆

广州有两家,一家在中山四路农讲所附近,一家在华乐路,店主李医师有“广州大长今”之称,常有客人借进食之机,咨询健康之道。

名医堂私房菜

珠江新城一个神秘的会所内,实行会员制,看病、吃药膳,都需要预订。)

采写:南都记者 许琨

图片由被访者提供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