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人体器官捐献在爱与延续中探索 绍兴文理学院图书馆

发布时间:2019-04-13   来源:网络整理    
字号:

  贺娜娜、蒙长勇、尹世慧,这三个名字被尊敬地镌刻在了乌鲁木齐市红十字会遗体捐献纪念园里 ,他们分别在2013年的9月、10月、11月通过人体器官捐献,用一种别样的方式“活着”,让受捐者的生命以一种饱含温情的方式重新绽放。

  从新疆正式接受器官捐献以来的短短一年多时间里,登记在册的器官捐献志愿者已有47位。

  新疆日报讯 (记者晁瑾报道)

  从遗体捐献到器官捐献

  对于捐献的探索,新疆经历了从遗体捐献到眼角膜捐献,最后开展器官捐献这样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据介绍,遗体捐献的门槛低,对于捐献者的年龄、是否健康都无特殊要求,而捐献的遗体主要用于医科院校的教学、标本的制作等。角膜捐献的要求也较低,一般的角膜很少有传染性疾病,70岁高龄的老人只要角膜正常都可以捐献,只要是在去世后的6小时内采集的角膜都是有价值的。

  在经历了15年的遗体捐献工作后,2012年7月乌鲁木齐市红十字眼库成立。根据乌市红十字会的统计数据,自1997年以来,新疆共有984名志愿者自愿登记捐献遗体,已有174位捐献者在家属的帮助下完成了遗愿;212位志愿者填写了角膜捐献登记表,34位成功捐献了角膜。

  2010年3月,中国红十字会与原卫生部在全国10个省市中开始推行器官捐献试点工作,就人体器官捐献的招募、获取和分配等工作进行为期一年的全面探索,此后试点省市又增加到21个。

  2013年,新疆红十字会选择乌鲁木齐作为全疆器官移植的试点城市,开始了器官移植的初探。受此委托,乌市红十字会开始对有器官捐献意向的捐献者进行填表登记,并通过公交站公益广告、报纸广播等媒介开始广泛宣传和动员,期待公众对器官捐献工作有观念上的转变。

  器官捐献,有8条硬性要求:捐献者身份明确;年龄一般不超过65岁;无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感染;无药物滥用、无静脉注射毒品、无同性恋或双性恋等高危活动史;无恶性肿瘤病史;无活动性、未经治疗的全身性细菌、病毒或者真菌感染;血流动力学和阳和状态相对稳定;捐献器官功能基本正常。最关键的一点是,必须要在“供体”脑死亡,心跳停止后用最快速度取出器官,才能进行移植。

  不完善的体系阻碍捐献

  今年4月11日清晨,乌市红十字会事业发展部办公桌上的电话如约响起,“我今年19岁,身体很好,我的器官符合捐献条件吗?”一位女孩在电话里询问说。

  捐献的咨询电话,乌市红十字会事业发展部部长吕海峰每天都要接到十几个,因为他同时还身兼一个并不被大多数人了解的身份—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一遍遍地复述和讲解流程对他来说已经习惯,如何能让志愿者走进这里,签上捐献书,从而最终实现这例捐献,是他所考虑的问题。

  宣传器官捐赠知识、见证着捐赠者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程、协助回收器官直至遗体火化,在吕海峰看来,这是一个记录生命与爱的延续的一个职业。

  一位志愿者意外身亡,捐献协调工作迅速启动。家属此时极度悲伤,拒绝捐献,协调员要去作最后的努力。这对吕海峰来说,是经常面对的情况。“一个家属不同意都不行。”吕海峰坦言,70%—80%的潜在捐献者因家属反对而无法实现捐献。“自愿捐献器官如果仅靠义务宣传推动,无疑是无力的。”在吕海峰看来,最关键的阻碍因素在于捐献体系存在诸多不完善之处,由此造成捐献途径的不畅通。

  为此,乌市红十字会开通了网上祭奠园,在他们的积极协调下,爱心企业九龙生态园专门辟出了1200平方米土地,为捐献者建立了遗体捐献纪念园,供人们纪念。吕海峰和同事们也经常带着一些慰问品去走访捐献者家属,送去深深的缅怀之情。

  让吕海峰焦虑的还有,虽然目前新疆有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积极配合,但那些没有资质的医院则比较消极。“必须与医院建立紧密结合的机制,这样才能使器官捐献工作短时间内获得突破。”他希望能建立广泛的信息员机制,让更多的人参与到这项事业中来。

  吕海峰透露说,目前,乌市红十字会正在筹措设立人体器官捐献救助基金,制定完善人体器官捐献救助激励制度,在坚持器官捐献自愿、无偿原则的前提下,使用基金对器官捐献者家属开展善后慰问、对生活困难捐献者家属实施人道救助。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