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人体悬挂群落:核心人员称表演还将更夸张 起点月票

发布时间:2019-04-11   来源:网络整理    
字号:


探秘人体悬挂群落:核心人员表演还将更夸张
 
2006年11月16日17:49 南京周末  
 

  -本报记者 陈璐 特约记者 张琴

  【周末报报道】北京,有一家代号为“798”的工厂。《中国国家地理》对它的解读是:几间空旷寂寞的昔日厂房,纵横交错的管道,锈迹斑斑的机床……自2002年开始,许多艺术家纷纷看中了这里,他们租用和改造闲置厂房,将其逐渐发展成为画廊的聚集地。“798厂”摇身一变,成为国内最大、最具国际影响力的“798艺术区”。

 
 
 
     
 
 

 

  10月29日,大飞特意挑选了这里作为“人体悬挂”的地点。他的解释是——“给798的艺术家们一点颜色看看”。

  眼前的大飞看起来的确很“艺术”:前面是一个平头,脑袋后面长长的一缕头发被随便扎成了一个发髻,他在自己的左臂上文了一只眼睛。

  他曾经做过大学教师,目前混迹于国内惟一的人体悬挂团体。

  据他说,这个圈子极小,除了他、吴双权,还有青岛的九吉和西安的胡子,他和九吉算是创始人,当时他们加入了“世界人体改造俱乐部”(BMECN)的中国分支,人体悬挂就是其中的一项“游戏”。

  什么是人体悬挂?用大飞的话说:“这非常简单,就是对人类身体的悬挂,把肉体悬空。”

  “少一个人,要不你今天就挂一下吧。”

  10月29日,晴。798艺术区的R-13院子里,一根滑轮牵引的铁索绕着5米高的排气钢管,下面是两根钢筋组成的十字架,钢筋架底下,挂着四个大铁片,每个铁片上面都拴4根红色的弹性软绳。

  这些看起来很像刑具的东西出现在这里,似乎有些滑稽。

  这是大飞组织的第10次人体悬挂。他承认自己有一个野心,就是希望能创造四人组合挂的世界纪录。

  上午11点,答应大飞参加这次悬挂的人逐个登场,他们都和大飞因为“世界人体改造俱乐部中国分支”而认识。

  北京的暖暖,4名参与者中惟一的女生。她的眉骨、舌头、嘴唇上都打了大大小小的洞,甚至还给耳朵扩了孔。她带了一群朋友过来,用她的话说是“壮胆”。这群平均年龄不到25岁的女生看起来和其他人就是不一样:染发、戴钢钉皮带、扩孔、大多涂黑色的指甲,暖暖的妹妹甚至还给自己涂了一个青色的唇彩。她们有自己的标语,在一块红色的方布上这样写着: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内蒙古来的李龙特立独行,他低着头自己一个人不停地抽烟,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的表情,除了他自己,并没有来多余的朋友。

  景弘宇是一所一流大学四年级的学生,学广告设计的他看起来白净、瘦弱。他也带了同学过来:一个女生、3个男生,穿干净的牛仔裤,看起来很学生气。

  偏偏第4个人、大飞口中“也是这个圈子的人”,一直没有出现。至于对方不来的原因,大飞在接了一个电话后,并没有做出说明。

  “大飞,要不就挂你吧。”有人冲着大飞半假半真地开玩笑。

  “谁说的,挂你!”大飞做了个不耐烦的手势。最后,他低着头和自己的朋友王鹏商量,“少一个人,要不你今天就挂一下吧。”

  “嗯。”王鹏点了点头。这样,4个人凑齐了。

  为时7分钟的悬挂过程

  12点52分,开始悬挂。大飞决定给他们“四环挂”。那是一种在背后穿4个钩子的悬挂方式,4个钩子分别以脊椎为中心,左右两边各两个,钩子的上下距离是二指,而左右相隔是三指。

  到了该穿钩子的时间,这个破旧的院子却没有可以让4个人可以趴下来的地方。大飞想了想,从别处借了一条长木板凳,就让4个人趴在这个上面穿钩。

  大飞比划着,用手和手边的绳子估摸着在4个人的背部描了钩子的大概位置,接着,就给他们穿钩。王鹏是第一个,脱光上衣后,这个皮肤白皙、体重57公斤的年轻人俯下身子,双手抱住了长凳。

  这次,是大飞穿钩,大飞的朋友小艺做帮手。戴上橡皮手套的4只手开始在王鹏的背后摆弄起来。小艺用手死死捏住王鹏背后的皮肤,让它拱起来,大飞拿起U形钢钩,蘸了蘸旁边罐中的白凡士林,先用钩子穿破皮肤上面描出的一个点,紧接着,让它穿过与第一点相距两指宽的第二点,钩尖透了出来。“穿钩很有讲究,不能穿太多的肉,这样会让疼痛加剧,也不能穿太少的皮,这样皮的承重太少,会出现问题。”大飞解释说。

  穿钩速度出奇地快,4个人,10分钟左右,就全部穿好。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