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元店性工作者:18岁农民工玩小姐是种生活 青礞石的功效与作用

发布时间:2019-04-14   来源:网络整理    
字号:

核心提示:应该说在我们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农民工兄弟呢都是无处不在的,但是对于他们的生活,对于他们真正的生理上的心理上的需求我们又能够了解多少呢?他们在繁重的体力劳动背后,隐藏着巨大的性压抑。

凤凰卫视6月15日《公益中国》,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他们是十元性服务店消费的主体。

叶海燕:就是三四层楼,每天上去光顾的流动的客人都有一百多个。

解说:在繁重的体力劳动背后,隐藏着巨大的性压抑。

王子群:如果他不释放一下的话,那就会他会感觉很苦闷。

解说:农民工性压抑是否又是一个无解的迷局。

许戈辉:我们中国人是比较羞于谈性的民族,不过今天呢,我们却要大张旗鼓地聊一聊,我们所关注的这个群体数量庞大,但是却往往处在社会的边缘,白天他们承担着繁重的劳动,夜晚呢却形单影只寂寞难耐,他们的学名叫做外来务工人员,但是经常是俗称被称作叫农民工,我记得在前几年啊有一位广东专门负责计生工作的官员曾经大声疾呼,说我们千万不能只注意了老百姓的菜篮子却忽略了我们农民工兄弟的被窝子,那么我们今天呢就一起来关注农民工的性压抑问题。

解说:不久前《印度时报》刊发的一篇文章在中国引起极大关注,这篇原题为《中国农民工结成十多万临时夫妻》的文章称,目前已经有十多万中国农民工结成临时夫妻,在这些临时夫妻中73%以上已婚,并与远在老家的配偶分居两地,而去年当选为中国首批农民工全国人大代表的刘丽也表示,因长久分居,如今在城市的农民工中确实出现非常多的打工潮下组建的临时小夫妻的情况,有人警告说,若放任此类松散的性伙伴关系疯狂蔓延,真正的受害者将是处于更弱势地位的打工女,也有人认为临时夫妻的出现是更开放了社会环境里人们正常的心理和生理反应,农民工本身有着太多的现实无奈。

许戈辉:本来我们今天的节目呢希望请到一位嘉宾叶海燕来和我们一起聊一聊,但是由于特殊的原因,她不能来到节目的现场了,叶海燕呢曾经是到俗称叫十元店的这种店面里面免费为农民工弟兄呢提供过性服务,现在她不能来到现场,但是呢还好我们凤凰卫视曾经采访过她,她用语言跟我们描述了当时的情形。

解说:叶海燕是网络红人,她一直关注女性性工作者的权益问题,几年前她曾到十元店免费为农民工提供性服务。

叶海燕:就是三四层楼每天上去光顾的流动的客人都有一百多个,一百多个就是楼梯间上面都站满了人,鞋子都是脏的,然后他外面穿着一层水衣,裤子是扎的,用那个带子扎起来的,就是那个,好像那个松紧那个松紧都松了嘛,然后他就用一根带子把那个腰扎起来,还看到了一个农民工他确实是五十岁左右,在工地上的,我当时在微博上就写过了,衣服的里三层外三层都是破的。

许戈辉:应该说在我们每一个的每一个角落,农民工兄弟呢都是无处不在的,但是对于他们的生活对于他们真正的生理上的心理上的需求我们又能够了解多少呢,今天呢我们请来一位特殊的嘉宾,他曾经在网络上发表过他的小说《临时夫妻》,那么现在这一本书呢已经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他也拥有了大量的粉丝,非常有意思的是他本人就曾经有过十五年的农民工经历,让我们用掌声请出作家王子群。

王子群:最早的时候我就在一个砖瓦厂里面做瓦工,那时候我才19岁,就1987年的时候,到后来我就到了建筑队,建筑队做了瓦工,也做了,后来也做过水泥工,包括后来也到炼锌厂也做过。

许戈辉:就以您自己为例吧,您当时工棚里住了几个兄弟都是来了来自什么地方?多大年纪,家庭情况,大致什么样的一个状况呢?

王子群:那时候就不好说了,我工棚里面最多的时候可能住二十几个。

许戈辉:这里边有这个把自己的家眷也带到城里来的吗?

王子群:那种极少,也有,也有。

许戈辉:所以大多数还是,还是。

王子群:对,就单身个人。

许戈辉:单身一个人就过来了。

王子群:对。

许戈辉:就一天收工下来了,大家都聊点什么呢?

王子群:我们那时候特别是晚上的时候,晚上又不干活了嘛,不干活又没地方去,大家就会在一起要么就是打牌,有些时候也会自己就是开开玩笑,开玩笑一般,那时候打工都是男人嘛,男人就是几句话以后就离不开女人了,就会讲这些,有些好多就是一年才能回一次家,这种给他的造成一种精神上的心理上的包括这种生理上的压力很大,如果他不释放一下的话,那将会他会感觉很苦闷,就是2000年以前嘛,以前那时候录像厅到处都是,那时候有很多人就是有些就是那年轻的嘛,那些工人,他就是白天干活累了,晚上他也去,他也去看,有些时候会看通宵,他通宵了以后第二天白天肯定困,困有时候他就不上班了,也愿意去看,早些时间。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