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青草 > 图片 > 内容

非主流羽毛球记者眼中李宗伟 照片的记忆 积沙成塔造句(2)

发布时间:2019-06-14   来源:网络整理    
字号:

  在比赛开始前一天,接受最大竞争对手国不熟悉的媒体的采访。就在闷热的地下停车场里,李宗伟很耐心地回答了我们的提问,包括他的孩子金斯顿名字和U盘相同等等八卦内容。

  比起国内那些接受了国家教育,却依旧对记者采访分三六九等的明星来,李宗伟的职业性可见一斑吧。

  第一张照片:坐在地上的拿督

非主流羽毛球记者眼中李宗伟 照片的记忆
积沙成塔造句

  李宗伟职业生涯获得过很多次冠军。但是大多数是公开赛奖牌,他确实拿到过很多周的世界第一,但是在关键大赛上,李宗伟却是万年老二,这也是拿督个人成绩的一个遗憾。2014年印度新德里汤尤杯,几乎是李宗伟距离世界冠军最近的一次,我也坐着TUK-TUK三蹦子在那里采访了12天。

  当中国被日本淘汰,最后将由马来西亚和日本争夺汤姆斯杯冠军的时候,中国球迷们一边倒地在微博上发动了大合唱,支持拿督拿一次金牌。

  坐在新德里西里堡体育中心的看台上,我拿着打酱油的佳能550D和一代小白70-200镜头,黑乎乎地追逐着李宗伟的身影。

2014年汤杯的李宗伟

2014年汤杯的李宗伟

  他第一个出场,击败了日本的头号男单田儿贤一。然后就化身为了马来西亚的啦啦队,在人群中为队友呼喊鼓劲,时而振臂高呼,时而仰天长叹。

  就这样,在2比2大比分后的决胜盘中,马来西亚的队长刘国伦不敌上田拓马,败下阵来。

  我走进场内,拍摄了上田拓马拿到最后1分蹲倒在地,撕心裂肺一吼之后,就到处寻找李宗伟。他不见了……

  我奔跑着在场内绕过球场,跑到了马来西亚队失落的人群后面,看到了坐在地上有些发呆,准备接受这一切的拿督。

  那天晚上,我在微博上发了一个九宫格图片集,叫做《拿督等待的四个半小时》。

  那也许是他最接近冠军的一次吧。

  第二张照片:里约的那一跪

非主流羽毛球记者眼中李宗伟 照片的记忆
积沙成塔造句

  2016年里约奥运会,我的机器换成了佳能70D+70-200小白。汗颜,依旧是被主流摄影师鄙视的配置。

  在里约的工作,主要是在当MPC——即媒体新闻中心要员,写一些突发事件和深度稿;现场采访,不是我的工作。但是在8月19日早上,我还是在7:00起来,和当时单位负责羽毛球的记者小董一起去了里约羽毛球馆,去看看林李大战。

里约奥运会时的周超

里约奥运会时的周超

  20年的采访岁月,已经磨平了我对体育运动输赢所带起的澎湃激情,所以很奇怪,现在想来,我当时是中了什么邪?在平均一天6篇稿子,错别字15个的强度下,竟然不考虑怎么跨越神经衰弱睡睡觉,竟还有这歪门邪道的心思去看自己并非必须写的比赛。

  谢天谢地,奥运会的记者席上没有副市长、副秘书长、副局长、副主任、副主席、管片派出所副所长他老丈人以及体育馆电工班班长。所以去得早的我获得了坐在主席台正中,对着球场的位置。

  奥运林李大战就这么开始了。

非主流羽毛球记者眼中李宗伟 照片的记忆
积沙成塔造句

  我忘记了他们打得是如何的激烈和多少来回,就像我只记得2013年广州天河体育馆的热和眩晕一样。

  奥运会的羽毛球馆很小,是临时搭建在会展中心里的,大约只能坐两千来人,但是观众的喊声和对精彩的惊呼是那么的热烈,完胜被很多人推崇的印尼魔鬼主场。

  我只记得潇洒。

  赢得人潇洒,输的人潇洒。都干净利索,没有拖泥带水。当李宗伟赢下最后一分,击败林丹进入奥运决赛后,他跪在球场上,抑制着自己的激动,我半蹲着拍摄了一张有着“大小对比分割”的照片。

  在装饰着里约奥运会徽的羽毛球地毡上,李宗伟是那么的小,他赢的这个场地是那么的大。这大概是我到目前为止,自己最喜欢的体育摄影之一。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