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青草 > 图片 > 内容

非主流羽毛球记者眼中李宗伟 照片的记忆 积沙成塔造句

发布时间:2019-06-14   来源:网络整理    
字号:

李宗伟

李宗伟

  李宗伟退役了……

  我自己印象里,上一次这么专门用一篇文章来纪念一名体育选手的退役,似乎还是刘翔告别跑道的时候。

  今年年初,单位重新划分跑口,我第一次正式拿到了羽毛球项目。不过,想来有点奇怪,因为在以前我虽然不是羽毛球记者,却去了很多羽毛球大赛。2009年第一次去印度海德拉巴看世锦赛,后来又在2014年去印度新德里,见证了日本羽毛球男队在汤姆斯杯上的崛起。

非主流羽毛球记者眼中李宗伟 照片的记忆
积沙成塔造句

  在这期间,还有热得让人窒息和抽筋的2013年广州羽毛球世锦赛;2012年有媒体盒饭的武汉汤尤杯;还有2013年马来西亚苏迪曼杯。对了,在里约奥运会,我作为“MPC工作要员”,去现场观看的少数比赛中,也有林李的那场决斗。

  细数起来,除了我自己的主项外,羽毛球真的算是一个意外去得多的比赛项目。

  因为总是把自己当打酱油的非主流羽毛球记者,因此在人际关系的构筑上,一直相当三心二意。既不能像“主流记者”那样把选手请到自己住的酒店房间一起煮方便面;也不会在自己采访完后,“相当关心他们”,让这些优秀国家代表忘记还有别的媒体在后面等着,而催促他们赶紧回去休息。

  我能做的就是在旁边看看,比球迷更接近一点点,看看这些在球场上挥汗如雨的人,然后利用我的阅历去读解一下他们的故事。

  在这些非主流采访过程中,我其实已经对李宗伟聊过什么都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他接受过我一次很长的视频采访,以及在比赛中,我给他拍过两张很有味道的照片。

  谨以此,翻出我对他的记忆,纪念一下这位——不是对手的对手吧。

  李宗伟:不是对手的对手

  李宗伟,不是对手的对手。

  这句话其实有两个意思。首先在强大的李宗伟的职业生涯里,他一直是站在林丹对面的镜子,不同的是,林丹身边还有谌龙和杜鹏宇,以及强大的中国羽毛球王朝体系。

  2013年的广州, 李宗伟击败了磨王杜鹏宇,但是后面还有林丹和“空调”。2016年的里约,李宗伟击败了林丹,可后面还有谌龙。

  他是对手,但是在大赛上,他却从未赢到最后。所以,他不是对手。

  另一个意思是,李宗伟是极少数被中国体育迷们爱戴的“敌人“,这种爱戴的程度令人惊异,充满敬意。

  2013年世锦赛和2014年印度新德里汤尤杯,我在微博上是如此吃惊于李宗伟受到的中国羽毛球迷推崇。虽然瓦尔德内尔这样因为独挑中国数代强人,获得过中国体育迷们的敬意,但是李宗伟却是极少数能够让中国观众抛弃和自己国家竞争的胜负观,而去支持他夺冠的唯一外国人。

  在这一点上,不论是朴泰桓还是福原爱,都没有得到过这种殊荣。

  因此在这个层面上,李宗伟这个对手超越了“敌我矛盾”。所以,他不是对手,而是朋友。

  苏迪曼杯时的邂逅

  2013年,被单位派去马来西亚打苏迪曼杯的“酱油”。

  抵达当地赛场,炎热潮湿的天气让人憋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当时新浪记者的考核里有一条,要求尽量发微博视频,有视频才算采访合格。但是赛场很多时候是有版权要求的,不能拍摄。当时的中国羽毛球队已经被“庞大固埃网络”花钱包养了,我又是酱油非主流记者,哪里去找什么视频拍摄机会。所以也就没对自己有什么期待。

周超

周超

  没想到领证踩场熟悉路径后,走到吉隆坡布特拉体育馆地下媒体班车候车区,却远远30米外看到了瘦高的李宗伟。

  身边跟着的一家同样非主流非体育类报纸老师喊了一声,李宗伟回头冲我们挥手,遂连蹦带跳地跑了30米过去,问他是否能接受一下我们三家媒体的采访。

  李宗伟慢慢地说:“你们是中国媒体啊,不会太耗时间吧,我们后面还有事。”

  “不会的不会的,就三个问题。”

  随后我问他能不能拍视频,他答应了。打开手机我就问了两个问题,然后身边的这俩比我更非主流的老师噼里叭啦地问了12分钟,我手机都拍热了。

  采访结束后,李宗伟向我们道谢,然后上了旁边一直等待的七座专车,挥手告别。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